服务热线:400-000-0000
您的位置: 首页 > 详情页面 >

详情页面

详情页面

拳头公司想起诉LOL外挂?或许他们可以先找暴雪聊聊

发布者:pp电子游戏-pp电子游戏平台-pp电子游戏官网 浏览11次 【2020-05-11 04:20:54】

  上周五(8月12日),游戏厂商RIOT宣布起诉《英雄联盟》外挂“LeagueSharp”,起诉名义是:

  ③该外挂能显示CD、全图大招以及实现自动走砍、自动躲避技能,堪称目前最强的《英雄联盟》外挂;

  ④以及真正彻底激怒RIOT,决定走法律程序的,是其工作人员尝试与外挂制作者交涉,却被其“传播Riot员工的个人和非公开信息,威胁其雇员,并将这些信息于网络公开并在社交网络上煽动攻击”。

  不过或许,在这次诉讼的前期证据收集准备上,RIOT应该多向另一位游戏同行讨教讨教,这位同行就是:暴雪。

  一个月之前的7月5日,暴雪也因为《守望先锋》外挂一事,宣布将起诉德国公司“Bossland”。不过事实上,这已经是暴雪第七次(至少)跟外挂公司对簿公堂了。而第一次通过法律手段打击外挂,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。不过,从第一次起,暴雪与外挂公司的法律对决就充满各种戏剧性。

  从2005年起,一款名叫“WOW Glider”(国内译名滑翔机)的第三方软件在欧美魔兽玩家群体里渐渐传播开来。

  这款软件能自动确定人物的状态与附近的怪物,并指挥角色自动攻击与掠夺宝物,还能自动的练习钓鱼、锻造等几乎所有专业技能。但更重要的一点是,“WOW Glider”能几乎完全避开《魔兽世界》游戏内的检测程序,甚至建了一个自动回复系统,来应对GM的私聊查岗。

  而这些强大的功能,在改变了大量玩家游戏模式的同时,也让更多《魔兽世界》中的工作室,发现了一条便宜安全的捷径。

  所以从2006年起,暴雪官方宣布要动真格,将会对“WOW Glider”制作者进行上诉,但未曾想到,自己提前被对方反打一耙:在同年年末,WoW Glider反起诉暴雪,称对方干涉其合法销售软件。不过这次反起诉,在后来不了了之。

  2008年3月,暴雪在收集到足够证据之后,正式起诉“MMO Glider”程序(也就是WOWGlider/滑翔机)的创作者迈克尔唐纳利。同年10月,美国亚利桑那州法院裁定暴雪胜诉,并应获得超过6百万美金的赔偿。但外挂方当即表示不服,并向更高级的联邦法院提起二审。直到2010年12月15日,这场诉讼才算得上被盖棺定论:维持一审判决,禁止继续散播这款外挂程序。

  暴雪跟外挂公司的第一次正面交锋,这次从2006年初持续到2010年底的诉讼马拉松,看上去得到了众望所归的结果?但在国内外媒体的相关报道中,都或多或少的强调了一句话,一句被写在二审判决书上的话:

  因为从美国法律的角度来讲,网游外挂触犯法律的原因,是规避游戏内的系统检测,这一点违反了《魔兽世界》等网游的服务条款。而从程序本身功能来讲,是“帮助”、“没有其他功能”的。

  虽然在败诉之后,“WOW Glider”外挂程序停止了发售和继续更新,但其他各种外挂依然在《WOW》、《暗黑3》以及后面的《风暴英雄》和《守望先锋》中陆续出现。应对这种情况,暴雪在检测异常程序、修补系统漏洞、封号之外,也在继续用法律对付这些外挂制作者。

  2011年,暴雪盯上了《魔兽世界》里出现的另一款机器人软件:Pocket Gnome。

  Pocket Gnome是一款仅支持mac系统的“小众外挂”。与“WOW Glider”类似,这也是一款自动化拾取、杀怪、采矿、采药、剥皮制皮、钓鱼、PvP等功能的外挂软件。

  经过长达两年的诉讼流程,2013年,暴雪终于胜诉,而制作Shadow Bot及Pocket Gnome外挂程序的Ceiling Fan软件公司面临七百万美金的赔偿判决,并且要停止一切外挂开发活动。

  2012年,暴雪旗下另一款游戏:《暗黑3》正式发布。很快,相对应的bot(自动机器人程序)便开始横行。甚至有消息称:在《暗黑3》正式发布之前,各种BOT程序就已经开始测试了。

  同年10月,一名德国的bot制作者被暴雪送上被告席,并最终被判处5万欧元的罚款或最高2年的监禁。但很遗憾的是,于此同时,游戏内横行的bot程序,借由工作室大范围使用,已经彻底影响到《暗黑3》的经济系统。

  物价陡变、通货膨胀、拍卖行一片混乱、机器人自动秒货.....这一切让2012年-2013年的《暗黑3》,被很多玩家戏称为”炒股游戏“。而最后,也导致暴雪官方关闭《暗黑3》拍卖行,并承认:”有悖于设计初衷“。

  2013年,暴雪将号称“当年最好用魔兽插件”的PiroxBots,以及其背后的德国软件公司“Bossland”告上了法庭。或许这是你第一次听说这家德国公司,但放心,在后文里,你还会见到它。

  相比前两次,这次诉讼的结果显得特别奇怪:如果暴雪愿意缴纳65万欧元,PiroxBots将被禁止在德国销售。这就意味,也仅意味着德国当地人无法通过合法途径购买到这款外挂服务。而在诉讼结果出炉四个月之后,有消息称,暴雪似乎不想继续纠结,缴纳了这65万欧元。

  2015年,暴雪又跟“Bossland”公司刚了一波正面。这次他们以“违反竞争公平性”为由起诉了其旗下的一家金币售卖公司,不过这个与插件/外挂无关的诉讼,直接被判决:败诉。

  在败诉之后没多久,《魔兽世界》迎来一次超大的封号潮:超过十万个账号被封停,而这些账号都曾使用过“Bossland”公司一款臭名昭著的竞技场外挂:“荣誉好兄弟(Honorbuddy)”。虽然事后暴雪官方发表声明:“败诉和封号两码事,不是打击报复”,但无论如何,荣誉好兄弟(Honorbuddy)这个外挂受到严重打击是确切事实。

  2015年底,“Bossland”公司内的几位外挂制作者再次被暴雪推上被告席。

  暴雪称”HonorBuddy”,”DemonBuddy”及”StormBuddy”这几款针对《魔兽世界》、《暗黑3》和《风暴英雄》的外挂,均侵害了自己的游戏版权。此外,这些外挂还侵害了其他玩家的正常游戏乐趣,对暴雪造成了经济损失。

  2016年7月,“Bossland”公司再次被暴雪起诉,原因是其售卖的外挂已经严重影响了《守望先锋》内的游戏环境。而我们也曾用一篇报道,详细介绍这款外挂及其附属产品,对游戏的恶劣影响。

  以上这两个暴雪最新的诉讼,目前还在审理流程之中,所以我们难以对结果下定论。但或许是基于前几次判决结果,“Bossland”公司对这两起诉讼显得非常淡定。其公司CEO在今年7月再次被起诉之后,甚至还曾公开表示:“在加州起诉我们也没用,因为我们在德国”。

  现在,让我们回到RIOT公司起诉“LeagueSharp”这件事上来。与暴雪和“Bossland”类似,RIOT公司和“LeagueSharp”也分别位于美国和德国。这种跨国诉讼需要起诉方到被告方国家的法院提起诉讼,并参考其国家有关法律进行犯罪信息举报和罪证提交。

  然而更为重要的,是在暴雪2006年那次诉讼中就暴露出:将外挂作为违法事实去起诉时,在法律法规上缺乏的相关裁定。所以真正想要合理合法的通过诉讼扳倒这些外挂公司,更多需要的可能是法律层面上的完善,而这种意识形态和流程制度上的建立健全,可能才是整条路中最艰难的一段。

  相比之下,我们国内对于外挂的整治,似乎要简单容易得多。网游大厂报案,联合当地警方,从网络抓线下,抓获外挂团队/工作室成员数名,缴获赃款XX万/XXX万,这类新闻时常都能看到。从法律上,似乎也有多项条款支持这些抓捕活动以及相关定罪处罚。

  或许这也是为什么,暴雪曾表示:中国国内的外挂团伙相关事件,我们会让网易和网之易自己去解决。